仿东方头条新版   >   历史  >  正文

纪念|再见,选堂老人

“选堂老人受命于第七任西泠印社社长时,我在场;颁发聘书之时,我亦在港参加受聘仪式;老人自港来沪转道杭州西泠印社,我又从上海护送前往。这次老人离去,我受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受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王蘧常研究会委托赴港参加了庄重、神圣的守灵、公祭、追思、荼毘整个带有佛教礼仪的往生净土仪式。”

知名学者饶宗颐先生辞世已有一个多月,“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约请与选堂老人交往过密并参与香港公祭的沪上书法家王运天先生回忆与老人的交往点滴。

选堂老人往生噩耗,是顾村言兄在2月6日晨6:45与我电话中得知并证实。老人生于1917年,于今已102岁,对常人来说能健康地登耄入耋已经非常有福气,至于人瑞、期颐就应证了“山中自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这句话。且老人在学问上,涉猎广泛,徧及四部及四部以外,一生著述,出版物无数,高山仰止,我称其“四部学士+”。

饶宗颐(1917—2018)

我在沉默中,回忆与老人交往的二十二年中的点点滴滴,不禁廿八字突现“融通古今千秋誉,归真期颐见葵心;硕学中西百世师,棃俱先贤教继昌。选堂老人饶公大学问家灵鉴,晚生王运天敬挽。”饶公自今起应该变成“饶学”,成了历史的坐标。

选堂老人是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王蘧常研究会名誉会长,去岁4月8号我受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与王蘧常研究会之托赴港在香港图书馆向老人面陈聘书。老人看着聘书对我说“老一辈学人真了不得,学问做得这么深入,当今已不可得。”上月2月27日我赴港参加为期二天的选堂老人“往生净土”仪式,竟天人永隔!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追随恩师王瑗仲讳蘧常于左右,当时无锡国专校友会会长是老师,老师遵循唐老夫子茹经的临终嘱托,一定要想方设法恢复无锡国专。这些老学生们為无锡国专复校事忙得不亦乐乎,三天两头向老师汇报进展情况,席间亦常听到他们讲饶选堂教授支持复校事。1989年10月复校大事未竟,《秦史》稿未完成,而老师遽归道山,天失蛟龙,如天崩地裂!选堂教授发来唁电“惊闻王蘧常教授疾终,国失元耆,薄海震悼,特电致唁。香港中文大学饶宗颐”。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118.25.52.22:39016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