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唐岩:“约炮神器”之后,陌陌是谁? _创事记,陌陌老总唐岩陌陌号,陌陌创始人唐岩简历,陌陌创始人唐岩那里人,陌陌创始人唐岩祖籍,唐岩的陌陌直播号,陌陌老总唐岩直播名字,陌陌唐岩身价,陌陌老板唐岩_天下新闻网-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视频技巧论坛官网


对话唐岩:“约炮神器”之后,陌陌是谁? _创事记

时间:2017年01月12日 来源:新浪新闻

原标题:对话唐岩:“约炮神器”之后,陌陌是谁? _创事记

  Array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尹生  摘要:本独家对话回答了与陌陌未来有关的几乎所有重要问题:直播会不会是一时风潮?它能帮陌陌走到多远?“约炮神器”之后,陌陌是谁?陌陌的未来行业地位是什么?地位稳定性何来?这关系到陌陌是止步于几十亿美元,还是会跻身百亿美元俱乐部。  几年前我第一次采访唐岩时,陌陌刚刚获得阿里巴巴的投资,他当时甚至还不完全清楚如何找到赚大钱的机会,那时他对陌陌的最远的想象就是“也许有一天能成为一家价值50亿美元的公司”,没想才过了几年,这个目标在陌陌2016年股价最高时已经实现,现在股价有所回落,但仍然有40亿美元,仍属在那个目标的范围内。  突然之间,陌陌就像找到了一个金矿——直播,并且把2016年初计划要到2017年才实现的财务目标提前到2016年实现了。尽管关于直播叫得最响亮的不是陌陌,但毫无疑问它是从直播上赚到真金白银最多的公司之一,而且似乎更多的钱还在滚滚而来。与此同时,去年开始困扰陌陌的用户萎缩,也止跌回升。  叫衰声暂时停止了,但叫好声还不那么坚决。毕竟一切都太迅速而不可思议,有太多的问题还没有确切答案,比如直播会不会是一时风潮?它能帮助陌陌做到多远?“约炮神器”之后,陌陌是谁?陌陌的未来行业地位是什么?地位稳定性何来?这关系到陌陌是止步于几十亿美元,还是会跻身百亿美元俱乐部。  就在元旦前,尹生(微信公号jia-zhi-xian)和陌陌创始人/CEO唐岩做了一次将近两个小时的独家深聊,话题涉及到几乎与陌陌的未来密切相关的所有方面,而唐岩的回答也都毫无保留,包括:  关于可持续性:陌陌如何克服互联网公司的过山车现象,建立稳定性?  关于竞争:陌陌直播比微博更娱乐更纯粹,比手Q的Now直播胆子更大一些  关于直播的未来:直播是不是一时风潮?它未来会走向何方?  关于用户天花板问题:直播能帮助陌陌冲破用户天花板的盖子吗?  关于用户:谁在用陌陌?他们为何用陌陌?  关于战略:对陌陌的未来,最关心和最担心的  除此之外,我还精选了一些雪球的用户的提问。  整个对话精选如下:  “约炮神器”之后,陌陌是谁?  尹生:去年你们在传统的社交这块遇到了不小压力,比如用户量出现了下降,到现在离最高时还差一点,但由于抓住了直播,用户又开始了增长,虽然还很慢,那么,大家现在还看不太清楚,直播是一时的风潮呢,还是说你可以基于它,去建立一个更持久的一个基础。  对陌陌而言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过去陌陌被贴上了“约炮神器”的标签,这已经成为陌陌变得更为主流的障碍,现在有直播以后,大家都想知道你是怎么去重新思考和定义陌陌的未来的,也就是下一步陌陌要往哪儿去?  唐岩:好多问题,一个一个来。我在从品牌方面去想问题的方向上倒少一点。我其实最初没有想象是个直播,我想做视频内容这一块,在前年(2014年)就开始想做。我自己的一个主要的看法是,一个开放式社交平台,如果你只有功能性的属性,其实是非常不好搞的,你天天去找陌生人聊天或者什么的,其实动力是不足的,持续性是有问题的。  你想提升这个社交效率,或者说提升这个精准性,是不太可能的,还不是标签不标签的问题,更大的问题是你只有功能性的应用,里面基本上是没有内容消费的,你总不能把聊天记录当成内容吧。  我当时想的是一个比较浅显的方式,我们可能做一个开放式的社交平台,有点像一个广场,各色人等在里面,但是如果各色人等跑到这里来,都是马上要认识一个人的,那这个是功能性的属性太强,而且如果你匹配不上,你一定挫败感也很强。  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广场里应该添加一些内容性消费的东西在里面,这是我最开始的一个想法,所以后面的发展,我觉得我当时是没有看到的,我没有想到直播会这么赚钱,再者像现在直播这个形态,我也是没有看到的。但是当时我还是觉得,这个内容性消费的方向应该是视频,视频的信息量最大,而且最丰富、最直接。  所以我觉得这个方向是没有错的,后边其实好多事是走一步看一步,慢慢的走过来的。所以我很认同你说的那个,好像看上去偶然,但是有一些必然性的因素在里面。  尹生:你刚才提到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你过去的定位中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功能性,假如用户是冲着功能性的话,比如社交,他找完人一般的很快就是加微信,那他后续就没必要再继续,微信提供了基本的社交功能,而这种功能又是建立在IM这一更基本的功能上的。  唐岩:加微信的事我倒也一直都不是很担心,哪怕在我们的用户在低谷的时候,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很担心。主要的一方面是,找人总有个头,而且我们当时用户粘性是非常高的,一天打开陌陌的次数平均到每个DAU的话,都是十次以上的,那你想一天哪怕找一个,一年三百多个,这个怎么受得了,这是做不到的,(以我们的用户规模)也没有办法形成这个匹配关系,而且如果说你大部分的用户关系是异性关系的话,从两性角度来说也平衡不了。  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能够降低它的功能性,以一些内容消费性的东西添加进来,我觉得对平台来说一定是好事。  关于可持续性:陌陌如何克服互联网公司的过山车现象,建立稳定性?  尹生:那你们现在有没有一个新的替代最初的那种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社交这一功能性的定位?  唐岩:内容消费。现阶段我们希望是以视频为主,包括短视频,直播,其实都是在做内容架构。未来的话我还是希望,就是有很多的内容消费形式适合在公开场合,或者在开放性的一个平台里面去做的,我希望添加更多这样的内容。但是这些我觉得,它应该跟社交都是非常好的一个互补的东西。  尹生:实际上微博也在做内容,腾讯也在强调内容,最后都是要占用用户的时间,去填满用户的时间。  唐岩:偏娱乐化的内容,这个我们一直都没有变过。我们自始至终的定位就是希望在社交这个层面,在娱乐这个层面,要在中国涉足这些方面的公司里面,占据比较重要的位置。  尹生:比方说以社交为基础的娱乐平台,或者以娱乐为基础的社交平台?  唐岩:对,我觉得这两个是有点并重的。  尹生:直播是用户自己产生内容,那你们做影视是出于什么考虑?  唐岩:影视这一块的话,因为它是娱乐内容,特别容易就延伸过去的一个东西。但是我自己是这么思考的,第一个我觉得,首先短期内我不太希望它是一个跟平台从资源角度各方面扣的太紧的一个东西,我希望它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和这个空间,但是未来的话,可能三五年以后,我希望它跟平台的这个业务有更好的一个互补的作用。从品牌角度也好,从触及到更多层面上的人也好,我觉得都是有帮助的。  另外一个角度,你刚才说到边界的问题,我们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很像一个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司有个特点,就是有点过山车。如果你不是一个特别刚需的东西的话,是有点过山车的。我觉得它的稳定性不足,可能有的时候表现的利润率高或者什么,但是稳定性是有点不足的,不像在传统行业,支撑过十年八年的业务很多。  我对影视是这么看的,如果我们立足要在娱乐上面有所发展的话,影视未必利润率有那么高,甚至未必是个赚钱的买卖,但是它有可能对你去架构一个完整的娱乐业务架构,在稳定性上是能提供不小的帮助的。  尹生:你提到了稳定性和功能性,这在我的研究中也恰好是两个非常关键的概念,在过去20年中,真正的一些经过几波下来还能够保持一个潮头的公司,一定是提供某种社会基本需要的功能的,就是基本价值,它必须要提供这一点,你才有相应的稳定性,你要是只是纯内容,那麻烦了,内容随时是在变的,那些处境较好的内容公司,要么占据着用户入口,要么占据着生产者的入口。陌陌现在要做的,是不是也是试图去构建一个用户在娱乐方面的入口?  唐岩:我希望是这样的,我完全认同,而且我希望我们经过三五年的努力,能够帮我们的用户创造这种习惯。  尹生:是不是对陌陌而言,往娱乐去发展也是自然而然的,因为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过去的那个标签(“约炮神器”)对我们往效率社交或其他商业领域发展形成了一定负面作用,而在娱乐方面它非但不是一个负作用力,反而可能是正作用力,这样一来,历史标签的问题就迎刃而解,这种从产品和服务上做改变比任何的品牌公关都解决问题。  唐岩:品牌和公关能力是非常有限的,最终还是你到底是干嘛的,你的用户到底在上面干嘛,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关于竞争:陌陌直播比微博更娱乐更纯粹,比手Q的Now直播胆子更大一些  尹生:提到直播的受益者,大家总是喜欢将你们和微博放在一起,你们如何看待你们的竞争?  唐岩:整体上我们应该几乎没有竞争。直播这块看上去应该是竞争的,但对各自而言直播都只是一个功能。我们的直播跟一直播,跟手Q的now直播其实比较类似的,我们只是功能可能做得比他们两家更重一点,但在平台上我们的竞争还是非常不明显的。  我也不认为微博有起死回生之说,因为从来就不认为它有什么问题,没有谁能取代它,无非是这一段时间娱乐多点,那一段时间又公共事件多点,但是我们的定位跟它的定位还是差别很大,他们媒体属性非常强,是最重要的属性,像娱乐明星发个什么离婚声明,主要还是它的这个媒体属性强嘛,我们可能娱乐性属性要更强一些,我们可能在传播、媒体这一块的话,和微博比应该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而且未来也不是去比这个方向。  在一直播上直播的,是为了传播,商业模式并不是打赏,是为了传播。很多用户去看,其实也不是去找我喜欢的主播的,不是,他是看明星去的,今天谁谁谁,这个郭德纲在直播,他看一下,完全是两回事。相比较起来,可能我们跟比如手Q的now直播会更像一点。  尹生:你怎么看手Q这个对手?  唐岩:手Q,我觉得它也要解决一些问题,它核心的一个问题还是怎么定位这个产品,你是做IM定位,还是做一个社交化工具定位,如果社交化定位,那我们跟它的一些摩擦、冲突,可能一些间接的竞争会更多一点,如果它往IM定位的话,肯定会小一点。但是IM定位的话它又面临一个微信的问题,所以导致手Q我觉得它自己要先明确,反正整体来说竞争是好事。  尹生:左右手互搏,往往就导致做的不够纯粹,而你们是不是就可以把娱乐这块做得更纯粹一些?  唐岩: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想过做IM,但是他们,我觉得他们会面临这个问题的。今年不面临,明年、后年也会面临。对,做得更纯粹一点。再一个,我们胆子会大一些,也没有什么可损失的,光脚的嘛,它是穿鞋的嘛。  尹生:这种商业模式可能有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潜在的价格战,就像早期的视频网站一样,目前一些直播网站的资源和收入来源都集中于一些头部主播,这会不会为潜在的挖角战埋下隐患?  唐岩:我们有注意到这个问题,所以第一,我们对公会和个人主播其实是一视同仁的,像一些网站应该是只对接公会,我们是不管的,公会也行,个人也行。而且另外因为整个平台的属性,我们的流量分发不是一个特别头部集中的方式。  尹生:你怎么看名人直播?  唐岩:这里存在一个单位时间产出不匹配的问题,由于同时性,直播这种形式很难传播,你就做不到持续,名人可能一下四个小时,但突然这四天一个小时都没有,而一般的直播却可以连续每天四个小时,所以名人直播更多还是市场行为,而在微博那里,名人本质上还是将直播平台当成一个媒体平台来发声。从这个角度来看,除了一直播,其他的直播和我们的差别都不是那么大。  尹生:但在具体做法方面,陌陌和它们还是有一些差别吧,你觉得陌陌最不一样的在哪儿?  唐岩:可能有不一样的地方,有些其实也没有。但是我整体觉得,直播这个行业不会特别有马太效应,它有点类似于耐克、阿迪,蒙牛、伊利这种感觉,或者像以前的门户网站。但是不是人人都能玩,一个最大的问题是留存率,做产品的都知道,留存率打个比方,说这个14日留存率低于10%,可能这个生意就转不动,比如说必须要留存率在15%,你才有可能是盈利的,否则的话是永远烧钱。  留存率主要取决于什么呢?我自己的感觉,主要是取决于社区氛围,直播的这些参与者,能不能形成一个比较有黏性的社区,如果有,我觉得人人都能做这个事情。当然可能需要一定的规模,比如说每天需要100万人,如果你没有100万人,就没法儿形成社区。如果能做成社区感的,留存率能够OK的,我觉得其实都能做,各赚各的钱,但是里面可能还是有做的大一点的,做的小一点的,但是我觉得不会太多家。  尹生:你认为陌陌形成社区感了吗?  唐岩:我们自己这个社区感还是比较强的。我们原来做社交这块还是有很多的帮助的,第一可能用户的心智是比较匹配的,第二我们原来的IM功能,群组的功能,比较丰富的个人资料,比较容易发的动态这些东西,都是对形成社区非常有帮助的,甚至包括我们以前做的陌陌现场这些东西,都是对社区的帮助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虽然说从四月份才开始做全民直播,到现在我们的社区感已经形成。  关于直播的未来:直播是不是一时风潮?它未来会走向何方?  尹生:回到直播对你们的营收贡献,可以认为它给你们的财报带来的结果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但接下来的问题是,这种动力可以持续吗?直播会不会像过去的很多的新功能一样,只是一时风潮?在PC端与眼下的直播类似的秀场等领域,主要的公司在发展到一定规模后,都遇到了瓶颈,比如YY。  唐岩:直播这块确实超乎我们自己的预期,我们内部都没有预期会发展的这么好,至少是财务上是没有预期的。但直播不会仅仅是一时风潮。  YY等暂时面临的问题不是直播的问题,可能像一些分析认为的那样,是大多数公司都遇到过或仍然面临的PC到手机的问题,不过这一点我自己没有研究,但可以肯定YY并没有在直播上遇到挑战,这个商业模式一直都成立,成立了很多年,它一直有不错的表现,它的社区的活力,生命力,黏性等等,恰恰说明直播不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东西,是个长期的生意。  但是盘子究竟能做多大,我觉得这个是需要验证的,比如到底是一个每年600亿的盘子,还是一个1000亿的盘子,这个不知道。实际上问题是,直播到底是什么,它到底解决的是什么需求,这个需求会不会被取代掉,我自己感觉,从这个逻辑上来分析的话,根本就不会。  尹生:你认为它为什么不能被替代掉?  唐岩:没有其他的产品啊,你有什么别的手段能够这么便捷,这么快速的去跟一个,比如颜值也很好,才艺也很好的一个异性,或者说一个同性去发生一个沟通和互动?你没有办法做到。你想跟一个漂亮姑娘说话,谁理你呀?你根本就做不到,因为它本身是不匹配的,它这个资源永远是稀缺的。所以除非有一些什么重大的技术革命或者什么,能够让这个不匹配发生一个改变,我自己目前看不到。  尹生:当这些人留下来后,接下来你们是希望基于直播这种形态本身去发展其他的商业机会,还是说会在直播之外去扩展其他的产品和服务形态?  唐岩:直播之外我们也在做,但是我们首先肯定是不会有特别先入为主的东西的。我可以跟你说一下我们直播大体的发展流程,我大概是前年(2014年)想到这个事情,想做视频内容,去年(2015年)的三月份我才找到了我认为合适的人,六月份才初步团队组建完,到九月份我们开始做陌陌现场,今年(2016年)一月份我们开始尝试个人主播,四月份放开全民直播。  里面有一个关键的时间点是从一月份尝试做个人直播到四月份,这三个月的时间,我们为什么没有放开?其实主要是害怕这个数据会影响社交属性,所以一直在观察这个事情。  我们大概出了三版报告,得出的结论都是不但没有妨碍,反而是提升一些其他关键的社交数据的,有了这个数据之后,我们才敢放开做。所以我觉得,不管你直播以后是不是做得更重一点,或者其他的地方还做不做,我觉得直播是不影响社交的,至少我们平台内的直播是不影响社交的,它不是一个纯粹的内容消费品,它是一个社交产品,它肯定是有非常强的社交功能的。  但是从一个内容消费的广场来说,我们还是希望,一方面比如短视频上我们近期的一些尝试,其实是在尝试其他的视频信息流的模式。另外我觉得目前我们看到的直播,跟未来可能大家看到的直播,一定还会有比较大的变化,一个变化一定是商业模式可能会有一些别的空间出来的,广告是一定会出来的,因为毕竟这么多人每天花这么多的时间,这么精神高度紧张和集中的在盯着一个那么小的屏幕看,其实广告方面是非常有价值的。  第二个,我觉得随着设备的变化,直播的应用场景会越来越多。我原来一直觉得户外直播是一个比较好的事情,但是户外直播受制于设备,你这样拿着一个手机很傻,非常傻,而且自己又看不清字,互动的方式又傻,摇摇晃晃的。我们现在看到更多的一些设备上的更新,比如说两台手机的相连,包括眼镜,这些东西我觉得会慢慢的,比如再过个几年,大家可能看到的不完全是冲着打赏来的,可能是一些分享生活方式的直播或者干什么的会越来越多。  尹生:是不是可以换个角度看直播,一直以来,地球村似乎都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理想,其中超越空间的共时性可能是第一步,而这步接近实现,直播则可能代表着在这方面的最新形态,不同空间的人同处于一个现场。  唐岩:对,而且这个问题我觉得解决的速度也可能高过我们的想象,现在翻译软件蛮强的了,未来在一年内可能会更强,比如说一个老外在这里直播,只要选择一个用语音方式输入的话,可能很快就能实现一个无缝衔接。到这一步的话,我觉得威力会更加的大。现在大家说直播好像偏秀场,但是我觉得未必。  大家为什么看直播,情感陪护或者什么的,我觉得都没有抓住核心,最核心的是互动。如果说打个比方,我要去看一个优秀的节目内容,因为直播的这种生产方式,永远都比不上电视台。比如户外直播,我想给大家看风景,你有那些风光片拍的好看吗?不可能的。因为你主播人不在里面,人家是不买单的,可能镜头外面人家也想看,但是你人必须得在里面,至少是跟电视台一样,有个人站在那里,有个人扛个摄像机跟着你走这种感觉。  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这种视频的内容生产上面,很多人是并不满意成为一个纯粹的接收者的,那个感觉是很差的,并不好。哪怕我只能插一点,但是如果我能参与进去,参与这个内容的制作,或者我的一些社交行为变成了这个内容的一部分,那这个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关于用户天花板问题:直播能帮助陌陌冲破用户天花板的盖子吗?  尹生:你觉得直播能帮我们把用户量扩展到一个什么规模?  唐岩:我觉得如果我们的内容消费能够做得更好一些的话,是能够帮我们把原来的那个用户规模天花板掀一下的,到底能掀多少,比如原来的那个产品,我觉得可能用MAU这个口径来统计的话,可能大概就是个8000万、1个亿?但是如果你功能性的属性没那么强,你把内容消费做得更加的多元化一些,适应于更多人一些,把功能性的东西压的比例更低一些,我觉得说不定就能达到2个亿,或者2.5个亿?我觉得完全有可能。  我们反正是希望我们的用户量在不断提升,但是比较少去想它的天花板到底在哪儿。我觉得一般来说的话只有快到天花板的时候才去想这个问题,否则的话你连那个都没达到,就会影响你的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尹生:但是现在你看陌陌用户的环比增长相对还是比较慢的,可能有的季度同比还是负的。  唐岩:首先这个问题要这么看,我们是在一个红利消失了的情况下,在原来用户下滑的基础上,做到了环比增长的这么一个情况的。因为有些东西你没办法复盘的。打个比方,如果我们现在还没有直播,那用户会是个什么样子?可能不知道的。那这一块对它的帮助到底有多大?因为我们的用户绝大多数是从陌陌平台来嘛,那你很难去衡量一个用户下载,或者他重新回来到底是不是冲着直播,你是不能准确衡量的,所以我不知道这个帮助具体来说真正有多大,它真实的对平台的帮助有多大,其实是比较难以衡量的。  第二个,从环比增长的情况来看,我不知道你的感受是什么样的,绝大多数的我们的目标用户都不知道我们上面有直播,到今天还是一样。行业内知道,外边的人去问,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尹生:这个其实我也是比较关心的,就是说我们用户的这种渗透,我不知道这个产品能不能帮我们把它往底下更沉一沉,用户群体更渗透一下?  唐岩:我觉得可能明年(2017年)找一个好的时间点吧,可能我们在市场方面,就觉得产品调整到一个更加OK的地步的话,正儿八经的产品,确确实实人家一进来看到跟原来不一样了,到这种地步的话,我觉得我们是需要去跟外界,以及跟我们原来的用户、只是现在没用的用户去找一个时机跟他们说,陌陌不一样了,你过来看看,或者你下载来用一用,需要找个时间去这么做的。如果你现在完全是靠口碑相传,我们又不是个新产品,它的过程没那么的立竿见影。  尹生:要重新认识你的话,很难的。  唐岩:你需要找一个时间去做这个市场工作,二还是回到刚开始我们说的,你市场工作不会是个本质的事情,本质的事情是你的产品到底有没有调整过。我觉得可能明年(2017)比如说Q2或者Q3是个比较好的时机,那个时候我们希望我们的用户,不管从同比也好,环比也好,我们希望有个比较不错的增长,比现在要好得多的增长。  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就是你满大街都看到广告,我觉得还需要点时间。还得要把产品打磨的更OK一些,该做的一些调整,现在也在测数据,希望能够做得更加到位一点之后再做这个事情。  关于用户:谁在用陌陌?他们为何用陌陌?  尹生:那么现在我们的核心用户是一个什么样的,有没有一个描述;第二这个群体到底有多大,还有用户的行为特点,比如微博上的用户是不是目标更明确一些,对获取特定信息的效率更看重一些,而在陌陌,可能时间的吞噬特点更明显一些?  唐岩:效率来说我觉得未必的,我自己的感受是绝大部分的刷微博是没目的的,根本就不是以效率为目的的,就是不是以效率性为前提去刷微博的。我们可能是希望通过微博去了解信息或者干什么,但是很多人就是刷着玩儿。  所以这个效率性的最大的问题,可能是视频,你要看的时间会比你看文字的时间要没效率,这个是个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大,原来视频消费,特别是短视频,或者是UGC的视频,或者这种直播的视频,原来消费的接受度,随着流量、内容的产生以及这个的完整,它的用户数是一个比较大的发展。  另外一个,我们用户的画像,其实是不太好画的说句老实话,我们的用户其实只有两个是明显的,一,男多女少,另外一个就是年轻,比如说18岁到30岁这个年龄段,相对来说很集中,这个是一个比较大的差异性的东西。其他的包括地域、受教育程度这方面差异性不大,不太好去在这个方面做用户画像,其实不那么精准。  尹生:你觉得像直播这种形态,最后几家公司拼的是一些什么东西?  唐岩:其实我觉得拼的是社区氛围。没做成社区的我觉得都会死,我觉得这个商业模式转不动,做成社区了的,我觉得拼的是这个氛围,它不完全是靠着内容来留存你,它靠里面的社交关系,它靠里面的爱恨情愁,它靠里面的这些东西来一起捆绑,不完全是靠内容。  尹生:光靠内容可能又得面对那几个巨头,可能他花钱比你多。  唐岩:一个是这个,二一个,它逻辑不成立。你看内容,你说看个一年两年三年四年,这个是不太成立的,内容其实是没有那些其他的平台,或者电视台,没有他们好看的,肯定是没有的。  尹生:要么就是头部的那些,头部那些其实都已经差不多,成本非常高。  唐岩:对。你需要靠社区氛围来维系,这个是非常强的维系。  尹生:据你观察,这中间是不是整个的氛围里面头部的那些主播,还是在中间起到很关键的环节?  唐岩:从单体来说是,一个主播可能打个比方,一个头部主播的真爱粉,从数量上稳固度或者干什么,但是头部主播毕竟数量是有限的,你大量的,更大量的,更长尾的,其实还是要靠这些中型、小型主播维系的,他们数量大。  尹生:是不是这块可能未来,比如微博它比到最后,它的内容的传播性,就是分发效率会非常关键,对你们来说,实际上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大小小的主播,你让他留下来的,就是说你在这中间也要有一种效率对他来说,能够让他达成所愿。  唐岩:这主要是商业效率,这个最关键的是,不是主播的问题,这个最关键的其实是用户的问题。因为我说它是跟商业效率有关,所以说你有多少用户,你能养活多少主播,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尹生:你们是不是也会需要有一些机制,避免去流量过于集中于一些头部或者什么?  唐岩:对,但是这个里面的模式,它不会特别的过度集中,天然的不会,为什么呢?你的粉丝多了之后,你的沟通效率会变低,就是比如我关注一个大主播,他的直播间里有1万个人,那我说话他不可能理到我,因为看不过来。但是你关注一个小主播就不一样,这个他自然而然会有一些分流,即便你不去做这个事情,它也会到头的,就是这种流量集中度,也不会是一个马太效应式的搞法。  尹生:除了打赏这种方式,以及未来可能的广告模式,还会有其他变现方式吗,比如电商,微博上这就是很多大V的变现方式之一。  唐岩:我觉得这种对于我们平台来说有待观察,因为整体上来说,如果原来本来是做这个事情的,那我觉得可能在我们平台上面可能还行,但是你原来并不是做这个事情,比如说你让那些靠打赏的主播转型做到卖电商,我觉得可能很难的。可能别的平台好做,比如淘宝要做的话,他原来本就在就在那上着班或者干什么的,那对他来说无非是有一个手段来提高效率,我觉得是合理的。  关于战略:对陌陌的未来,最关心和最担心的  尹生:你现在主要关注点在哪儿?  唐岩:在公司这个层面,应该还是这个平台的未来的发展方向的问题,方向是不能错的,或者如果定错的话,成本就比较高,这个要密切关注。  再一个,我还是希望尽早的定下一些开疆拓土,能使这个稳定性取得一个不错的表现的一些方面,甚至包括比如娱乐产业,包括我们要做的影视,甚至包括我们还投了一个公司,就是希望他们在音乐内容制作上面也能有些收获。  另外,手游其实我们在自研方面是一直没放弃的,分发我们觉得走不动,但是在自研这块我觉得是不应该放弃的,而且现在玩家其实越来越少,这个行业洗牌洗的比较严重,我觉得要坚持的,哪怕今年出不了成绩,明年出不了成绩,但是要坚持,越坚持的久,理论上来说出成绩的概率越大,因为它是个非常成熟跟被证明的商业模式。  尹生:你认为陌陌到目前这个阶段,有哪些事情是你最担心的呢?或者说你认为可能会是一个挑战的?  唐岩:我担心的一个问题,主要是怕业务过于单一,不稳定,这个是我比较担心的问题。我们可能不太像腾讯,或者像阿里或者像百度,它有一个非常极大的核心业务在那儿,而且那个东西是一个极其的刚需,他们又牢牢抓住了老大的这么一个位置,我们很多互联网公司其实都不是这样一个属性的公司,那在这种情况下它怎么求稳,我觉得是可能需要业务略微多元化一点,来使这个问题稳定一些,我觉得这个是我需要去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就是刚才你说的,怎么样把我们既有用户的这个天花板的盖子能够掀开,我觉得这个也是我在,至少在2017年着重关注的问题。  尹生:你自己大概每周花多少时间在直播上?  唐岩:我自己可能每周四五个小时,然后这是作为主播的身份在播的四五个小时。作为玩家,可能再有四五个小时?可能大概也就是这么一个时间量了。  下面是部分雪球球友提问:  尹生:用户@雨落芭蕉问,陌陌对提升月活用户数做了哪些努力或推广,有什么计划。还有阿里如果自己做陌生人社交,陌陌有没有准备或应对计划。  唐岩: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其实回答的意义非常低,谁都有可能做陌生人社交,那这个还是不变应万变,自己做自己的事儿,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我也不清楚他们的计划是什么,完全不知道。第一个问题前面已经回答过了。  尹生:用户@祝虎问,你们最近搞的家族战直播业务增长很快,2017年一季度有没有类似的计划,如果没有,直播这块会不会负增长?  唐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我并没有在直播这个业务起来的时候过过年,我不知道春节对这块的影响会有多大。  但是整体上来说,我觉得应该影响比PC端的年代要小吧。因为手机直播还是更加方便一些,不像PC的直播,可能你回老家了或者干什么,就没法儿播了可能,手机的话应该问题会小一些。从时空的关系来说,拓展要大一些。再一个的话,从用户基数也拓展。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支付要比PC要猛,而且猛很多。  尹生:接下来两个人的问题可以合起来。用户@刘志超问,陌陌跟阿里的沟通是否顺畅,在阿里的整个布局里是什么位置,主要是这个。用户@阳自东来问,有可能出现阿里撤离美团类似事故吗?阿里减持的目的是啥?  唐岩:我们沟通应该还是比较顺畅,因为我们董事会的级别也不低,蔡崇信在我们董事会里面,沟通还是蛮顺畅的。但至于比如说我们在阿里的里面到底是个什么角色或者干什么,我们真的不能回答,这两个公司的体量太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他们真实的看法是什么,这个其实问阿里巴巴是最合适,如果你认为阿里巴巴的回复是真诚的,或者你能够相信的一个回复的话。  尹生:对于这两个人的问题,我们做一点延伸,就是过去阿里投你们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要么看重你们在本地这块卡的位置,可以往本地化的商业这块有一些想象空间,另外,就是和微博一样,有电商的导流。  唐岩:我的业务出发点,不会围着阿里巴巴,肯定是相对来说比较独立的。但是我觉得问题不能这么看,那优酷跟阿里的合作点在哪儿呢?那只是因为,打个比方,它可能要做大文娱或者什么,它需要这个东西。  其实如果我是阿里巴巴的话,我不会这么看问题的,我不会看哪个公司是帮我服务的,没意义,因为我是一个商业帝国,其实简单的说,只要你是赚钱的,是我没有触及到的,按理来说我都应该站在里面。我也没烧你的钱,你站在里面对你有什么坏处?  一点坏处都没有,反正对你来说的话,要么是财务上的回报,肯定OK,如果战略上的回报,至少帮你减低,降低了竞争压力,而且我觉得它未来真要做成大数据,那其实是数据服务平台嘛,数据服务平台的话,那当然,你只要有一定的用户量或者干什么,它都欢迎,那才是它最大的,最核心的东西。  电商的广告肯定未必是一个最合适的东西,而且可能在我们平台未来的一个收入结构里面不会占到一个很重的比重。我觉得这些反应可能有些先入为主的成分在里面,我觉得阿里巴巴肯定不是一个满足于做电商的这么一个公司,肯定远远不够的。那它想不想做社交?我觉得它一定会想的。但是整体上来说,我们所做的东西,其实反而是跟阿里巴巴越互补可能是越好的。  尹生:他们当时投资时,只是一个财务投资,还是有其他预期在里面?  唐岩:我觉得这个真的我不能够帮别人回答这个问题,可能当时很难界定纯财务和纯战略,现在比如看着好像战略上的合作也不多,或者干什么的,是不是我套回一点回来,先是个赚钱买卖,也有可能,完全有可能,其实它自己对外的一个说法就是,他们反正会随时调整自己的投资策略,那它现在套一点回来也正常,未来会不会再套或者干什么,我就不能帮它说话了。  尹生:用户@leno问,唐总每天使用陌陌多长时间,唐总夫人对唐总使用陌陌意见大不大?  唐岩:肯定是没有任何意见嘛,因为我使用陌陌的话,肯定更多的其实是处理工作,要么是体验产品,使用产品,要么就是处理这个公务,我夫人没有任何意见。  尹生:其实这个用户问这个问题可能还有另外一层,就是觉得陌陌之前的那个标签会不会成为陌陌下一步的用户扩展的障碍。  唐岩:会,会妨碍,这也是我们极力的,就是希望降低这个功能性的最重要的原因。这一年多其实都是在围绕这个工作在做。  尹生:用户@allineedisu可能是你的一个超级粉丝,问,唐总儿子的特斯拉玩具车在哪儿买的。  唐岩:在美国买的,那个车在中国是没的卖的,因为它有电池,那个电池好像不符合中国的什么标准还是怎么的,只能在美国买。  尹生:接下来也有好几位提到同样的问题,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公司未来发展战略,下一步往哪儿去。这个实际上我们刚才已经提了很多。  唐岩:明年我们希望不管从财务,从业务的开疆拓土,还是从用户数的一个提升,都要应该比今年取得一个更大的成绩。今年主要的成绩是财务上的,以及直播这个形态的成绩,但是它体现在数字上来说的话,其实更多的是财务。说实话,我们可能今年(2016年)利润的情况,已经超过了我们原来预期的2017年要实现的目标。  在我关于未来的构想里面,整个社交的平台,就是现在我们在做的这个事情是一条腿,游戏其实是另外一条腿来的,现在只是腿还很细,麻杆,但是未来我觉得有可能长成一只象腿的。另外可能稍微偏传统一点的这种娱乐性布局,比如音乐的内容制作,影业,它也是一条腿。它们三方的互补性都会非常的强。  价值线(jia-zhi-xian),互联网价值思想家,腾讯科技2015最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是互联网价值研究者、前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尹生的微信公号。你也可以前往雪球查看尹生的历史文章,或者加微信号jiazhixian_1与尹生一对一交流(添加时注明真实姓名/行业/公司)。观点仅供参考,不做投资决策之依据。
请前往www.weimi.me下载微米客户端请前往www.laiwang.com下载来往客户端小程序短期对腾讯价值提升有限,在走向成功之前,它必须从“可有…面对“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以及投资人从“中国溢价”到“…为什么同样是直播的最大赢家之一,微博看起来不如陌陌赚钱?重回…邮箱:csjweibo@sina.com 电话:010-62676142 新浪科技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