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生态两极分化:致新“独立”后非上市板块谁来救|乐视|乐视致新,乐视生态,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座位,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乐视生态中心详细座位,两极分化是什么意思,房地产板块市盈率,乐视汽车,乐视体育_天下新闻网-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视频技巧论坛官网


乐视生态两极分化:致新“独立”后非上市板块谁来救|乐视|乐视致新

时间:2017年05月20日 来源:新浪新闻

原标题:乐视生态两极分化:致新“独立”后非上市板块谁来救|乐视|乐视致新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一个“好消息”与一个“坏消息”显示出了乐视体系内部的分化。

  5月18日,有消息称乐视非上市体系内的乐视控股、乐视体育等公司都将进行幅度不等的裁员。而与之形成对照的,则是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在当天宣布超级电视的销售职能将统一并入乐视致新。

  作为乐视体系内最健康的业务,乐视致新一直为乐视体系带来正向现金流。而随着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的逐步切割,遭遇巨大资金压力的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要如何来自救?

  倒腾超级电视销售权

  乐视致新正在成为乐视体系内的独立王国。

  5月18日,梁军宣布,即日起超级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除了超级电视的销售职能统一并入乐视致新外,超级电视相关的销售团队将由梁军直接管理。此外,LePar(乐帕)体系也有所调整,将设立东部、中部、南部、北部四大线下销售区域总部,分区管理此前的13个大区。

  梁军曾称,线下LePar的销量占到乐视电视总销量的40%左右。梁军掌握乐视致新的销售大权,除了意味着乐视致新加强对自身渠道的掌控外,还意味着乐视在半年前进行的销售模式转型被完全否定。

  超级电视的销售权此前多有波折。在此之前,乐视采取相对独立的“大一统”销售模式。

  2016年11月10日,乐视宣布在智能终端事业群(中国)下设“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国)”,承担电视、手机等智能终端产品的销售与服务,以及汽车、金融、付费会员及虚拟付费业务等。

  对于这一转变过程,乐视网(300104.SZ)2016年财报具体阐释为,超级电视由乐视致新自行销售,转变为通过乐视生态内构建的O2O平台对外销售,即:线上通过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线下通过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销售。

  但在11月这次调整后,超级电视的销售模式随后又进行了改变,调整为通过先销售给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能终端”)再销售给乐帕和电子商务。

  这种“倒手”的销售模式加长了超级电视的销售周期。乐视网2016年财报显示,由于乐视致新上述业务模式变化及本期关联单位业务量增长,导致公司2016年关联方交易增加。期末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达38亿元。

  与非上市公司切割

  乐视致新重新掌握全渠道销售权的背后,其正在与非上市公司进行切割。

  此前乐视致新的销售渠道掌握在非上市公司体系中。工商资料显示,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和此前负责乐视电视线下销售的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的最终控制人都是贾跃亭持股99%的百乐文化传媒。

  而此前负责乐视电视线上销售渠道的乐视电子商务已经与上市公司分离。

  事实上,作为乐视内部最健康的业务,乐视致新所在的上市公司业务一直被投资人要求与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切割。

  融创中国(01918.HK)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曾在3月28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说,他投资乐视150亿元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推动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进行彻底的隔离。“一定要让上市体系有一个完整的封闭性,资金是封闭的。”孙宏斌称。

  孙宏斌对乐视致新投入众多。此前公告显示,孙宏斌投入乐视致新的资金高达79.5亿元,其在乐视致新持股33%,位列二股东。同时,乐视致新的CFO也来自融创。

  孙宏斌当时还表示,在与上市公司的合作里要求它一定要有CEO。“原来是没有的,现在梁军在管。”乐视致新方面此前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但距离孙宏斌发言已将近两个月,乐视网还没有发布相关任命公告。

  能带来巨大现金流的乐视致新,与非上市公司切割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实现盈利。5月16日,乐视致新推出了4款新的电视产品,与此同时,针对其中一款型号为超4X55M的55英寸电视,乐视致新提出了“共享电视”的概念,宣布要与用户“一起赚钱”。

  “一起赚钱”背后,乐视致新扭亏需求迫切。在贾跃亭今年4月发布的致乐视网股东的信中提道,去年乐视致新净利润亏损6亿多元,直接导致了乐视网净利润的下滑。而梁军在5月16日对《华夏时报》记者等媒体称,我们去年的战略就是要亏,今年我们说的是要盈利,主要是第二阶段考虑现金流。

  非上市体系裁员?

  随着能带来健康现金流的上市公司体系日渐封闭,乐视的非上市公司遭遇的资金压力日益凸显。4月20日晚间,乐视网在致股东的一封信中坦言,“经过连续几年全面扩张,乐视生态中的个别非上市体系出现了阶段性的资金压力,其中部分乐视网关联公司经营受到影响,掣肘了乐视网的利润实现。”

  而对非上市公司来说,尽管贾跃亭承诺将孙宏斌投资乐视后自己得到的100亿元全部投入非上市公司,但整个非上市公司体系依旧面临资金压力。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将进行裁员的消息也不断传出。

  5月18日,有消息称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将进行裁员。其中乐视控股体系中,市场品牌中心据称裁员幅度将达70%,被拿掉电视销售业务的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将达到50%。此外,现有700人的乐视体育传闻中将仅保留200人。

  5月19日,乐视体育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网上传出的乐视体育裁员方案并不属实。她表示,乐视体育人员优化方案还未启动,启动时间将在近期。而截至记者发稿,还未收到乐视控股相关人士对裁员一事的回应。

  事实上,自从孙宏斌投资乐视以来,他对乐视非上市公司的相关言论早已暗示着非上市公司体系的收缩战略。

  孙宏斌在3月28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说,“在非上市体系这块儿,我们一直推动它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让它尽快变得正常。”他当时还说:“我一直跟老贾说,将来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汽车你该怎么弄怎么弄,其他的该卖的卖掉。”

  乐视非上市体系中最明显的战略收缩来自乐视体育。除了相继失去中超、亚冠等核心赛事转播权外,5月16日乐视体育与华熙国际发表联合声明,双方一致同意终止五棵松体育馆冠名合作。有观点认为,乐视体育将重新回到媒体公司的定位。

  此前,乐视控股旗下的易到被质疑用户打车难、司机提现难,还出现了创始人与大股东互相指责的局面。易到此前官方回应称,公司的融资问题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司机提现将在5月份得到彻底解决。

  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上市公司跟非上市公司切割对电视来说是好事,电视会更加安全,会拥有更良性的资金和经营环境。但对非上市公司来说,未来将会失去很多互相协同的机会,也会失去很多关联交易和拆借的机会。” 

  而与上市公司逐步切割的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要靠什么来自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