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称林黛玉原型是潘金莲 教授:毫无逻辑|金瓶梅|高晓松|红楼梦,高晓松 晓说潘金莲,高晓松评潘金莲,高晓松潘金莲知乎,潘金莲和林黛玉,潘金莲是什么电影,高晓松说潘驴,高晓松推荐 哪个版本,高晓松老婆_天下新闻网-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视频技巧论坛官网


高晓松称林黛玉原型是潘金莲 教授:毫无逻辑|金瓶梅|高晓松|红楼梦

时间:2017年05月20日 来源:新浪新闻

原标题:高晓松称林黛玉原型是潘金莲 教授:毫无逻辑|金瓶梅|高晓松|红楼梦

  

  原标题:高晓松:林黛玉原型是潘金莲 南大教授:牵强附会的解读毫无逻辑

  扬子晚报网5月19日讯(记者 孔小平 张艳)当初听说高晓松要讲《金瓶梅》,广大文艺粉们是拒绝的:说好的诗和远方呢?大紧居然要开讲“小黄书”?结果三期评讲《金瓶梅》之后,大紧换话题了!

  于是《晓说》粉们仍是拒绝的:三期怎么够?还没听过瘾!……

  然而高晓松看似独辟蹊径的观点和“发现”,并没有得到学术界认可,记者也请教了南大文学院教授苗怀明进行观点PK。他完全不认可“林黛玉原型是潘金莲”等“晓说”观点。

  [高晓松说]林黛玉原型是潘金莲,而西门庆是“国民老公”。

  西门庆和林黛玉八竿子打不着吧?那是在高晓松解读《金瓶梅》之前。

  古到脂砚斋今到刘心武,众多专家学者都认同“没有《金瓶梅》就没有《红楼梦》”的说法,高晓松在解读的开篇就坦言自己也是站这一观点的。

  但他在这一观点上走得更远——高晓松认为《金瓶梅》中潘金莲这个角色塑造得相当出彩,到《红楼梦》里潘金莲被“分解”成了两个人物,“说话厉害、什么都敢说,潘金莲外在的斗争性被融进了王熙凤这个角色,而她内在好多性格则被放到了林黛玉身上,比如她对维护自己尊严的坚定,甚至超过了爱情。即使在爱情面前,尊严也是最重要的,所以拼了命维护尊严”。

  《金瓶梅》到底写的是什么?高晓松归结为:西门庆的升级打怪史、三个寡妇和一个丫鬟的那些事,而男主角西门庆是个什么样的人?高晓松直言,在西门庆身上可以看到新兴资产阶级的权利梦欲望梦,“历史是螺旋发生的,按照今天的话说,西门庆就是国民老公,所有的网红都向他扑去。而他作为新兴资产阶段最后晋身当地首富,被女性们追逐整天换女朋友”……

  [观点PK]林黛玉原型是潘金莲?那尤三姐和司棋也可以是

  南大教授苗怀明痛斥:牵强附会的解读简直毫无逻辑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苗怀明,也是中国金瓶梅学会理事,他一听“林黛玉的原型是潘金莲”的观点后就笑了。他告诉记者,在学术界特别提出有两种解读是不可取的,即牵强附会和过度解读,也就是说,随便找两个相似点,然后就说两者等同,这毫无逻辑可言,“林黛玉等同于潘金莲,是因为两者都把尊严看成第一位的?如果这样的话,那可以无限推导下去,比如潘金莲也可以等于尤三姐啊,等于司棋,这两个姑娘也因为把尊严看的比天大而自杀了啊。”

  苗教授告诉记者,普通大众对学术解读毕竟不太了解,在学术界,《金瓶梅》和《红楼梦》都被分类为世情小说,都讲了妻妾、家族等故事,而《金瓶梅》比《红楼梦》早几百年,《红楼梦》对其有借鉴,是肯定的,这也是文学的传承,所以如果说,潘金莲的人物塑造对林黛玉有启发有影响,是可以的,毕竟《金瓶梅》的创作手法和角度,还有家庭题材等都对后面的民间小说有一定影响,但说是原型,就有点牵强附会的“故意为之”了。

  [高晓松说]:《金瓶梅》和《红楼梦》谁更伟大,他选《金瓶梅》

  啊啊啊?《金瓶梅》还能拿来跟我们伟大的传世名著《红楼梦》PK?没错,大紧不仅将二者相比较,而且还认为《金瓶梅》比《红楼梦》更伟大!

  高晓松坦言,小时候自己也更喜欢《红楼梦》的精致、含蓄和文学性,觉得《金瓶梅》粗糙粗俗、诗词拙劣,“长大后却越来越喜欢《金瓶梅》,《红楼梦》是乌托邦,少男少女们不用操心生活,谈着缘分式的爱情,就像一部精致的偶像剧。而真正的生活要残酷得多,人也复杂得多。《金瓶梅》才是真正的生活,充满了烟火气。《水浒传》当然也有烟火气,但人物没变化,武松从一开始就是英雄不近女色,最后他也是没爱上谁”。

  高晓松做了一个设想:如果成年以后的贾宝玉把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都娶回家,接下来是否也是一番后院宅斗?“《红楼梦》有明确的褒贬,既看不起权贵也看不起普通百姓,曹雪芹喜欢的是精英阶层内部的反叛份子。

  但《金瓶梅》下手极狠、不置褒贬、一切白描。好的文学作品好看描写好人的上限和坏人的下限。《金瓶梅》没有太好的人,但最后20集所有人的死都让人有悲悯之心,这种同情心哪来的?就是前80回的塑造”。高晓松用“热血焚鲜肉,冷月葬诗魂”来形容二者风格之异,“《金瓶梅》适合吃着火锅出一身汗来看,《红楼梦》则需要沐浴焚香。”

  在他看来,《水浒传》是爹,《金瓶梅》是娘,《红楼梦》是女儿,“大多数认为女儿出落得更好看”。大多数人中就包括白先勇,最近他在新节目《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中也说到了这两本书,白先生认为《红楼梦》有深厚的儒道佛三大哲学做基础而《金瓶梅》没有,并称《红楼梦》是“天下第一书”。

  有观众就此分歧在微博上艾特了高晓松,大紧的回复相当大气:“有人觉得审美最大(独特),哲学次之(深刻),情感再次(廉价),本能最末(庸俗),当然热爱《红楼梦》。有人认为本能最大(真实),情感次之(共鸣),哲学再次(牵强),审美最末(偏执),就会喜欢《金瓶梅》。文无第一,更无真理,随性即可”。

  [观点PK]文学欣赏也是很主观的个人感受

  至于《金瓶梅》和《红楼梦》哪个更伟大的问题,也让苗教授哭笑不得,他认为,文学欣赏是很主观的感受,比如两个美女,一胖一瘦,你们各有所爱,就无法决出谁第一谁第二的,如果真要谈谁更伟大,对学者来说,要讲证据的,一是一 二是二的证据。所以说,这纯粹是主观欣赏。

  其实苗教授非常痛心疾首:“现在的读者或者观众,很容易跟风,盲目追星,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其实,你是不是真的也这样想,就请你先看完这两本书,然后再问自己,是不是确实也这样想。但绝大多数人是不看书的,只是看到了耸人听闻、独辟蹊径的大标题,就做出站队和反对的姿态。”

  说到标题党对大众的影响,苗教授依然气愤,他说,现在认真读书的人少,《朗读者》这种节目的初衷还是希望大家去多读书,掌握独立思考的能力,拥有自己的思路和角度,这样大家的脑子也不会成为别人的跑马场,才会有自己的判断,他常常在公开场合批评很多人脑子里都只是装满了水。

  而且他也表示,看明星的节目,更要带有清醒的头脑,毕竟惊世骇俗的标题和观点才能吸引眼球,关注度都可以转化成生意,所以更不能盲从。

  [高晓松说]《金瓶梅》全书没污到2.5%,却背了几百年的污名

  奇书、黄书、禁书……很多人提起《金瓶梅》常抱以一种不可描述的暧昧态度。尽管多数人并没有看过全本《金瓶梅》,但“小黄书”“污污的”“你懂的”这些标签却是毫不犹豫地往上贴。也因此,不管从什么角度解读,“污”都是《金瓶梅》绕不开的一个关键词。

  高晓松对《金瓶梅》评价之高甚至超过《红楼梦》,但他也不讳言这部作品的“污”,并坦承自己年少时读《金瓶梅》也是奔着“不可描述”去的,但他一再强调《金瓶梅》之出名之流传之伟大跟“污”其实并没什么关系,“万历本《金瓶梅》有100万字,但所谓污的部分加一起也就两万多字,不到全书的2.5%。而且污的并不精彩,既不独特也不高级”。那为啥还要污,据高晓松分析,“污”是明末小说的“标配”,“这是由当时社会风气决定的,就像现在的大片一定要有爱情一样”。

  小说中也有较多篇幅关于妓院、妓女的描写,对此高晓松则表示这些描写才是更真实的,“小时候从名著里读了太多的好妓女形象。加上秦淮八艳的传说,养了一身的怜香惜玉救风尘、逼娼为良冤大头的公子病。长大才发现,《金瓶梅》里的妓女群像才是真实生活写照,她们既没那么坏也没那么好,只是一个人类古老的营生”。

  [观点PK]色情部分描写确实只有万把字,文学成熟性不亚于十大名著

  最后说到《金瓶梅》本身,苗教授说,作为“淫书”的代表,目前书店里卖的基本是删节版,不过从全书来看,色情部分的描写确实只有万把字,而它文学的成熟性不亚于十大名著,其中对于世态人情的描写非常棒,人物刻画水平也很高,在社会小说的领域应该是一流水平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