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掉17亿美元,硅谷10家明星初创公司是如何倒掉的|硅谷|初创公司|融资,硅谷创业公司d轮融资,硅谷创业公司和大公司,硅谷高薪资公司,硅谷有哪些著名的公司,硅谷哪些公司cto,初创公司招聘,硅谷美剧,烧掉你的脑攻略_天下新闻网-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视频技巧论坛官网


烧掉17亿美元,硅谷10家明星初创公司是如何倒掉的|硅谷|初创公司|融资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来源:新浪新闻

原标题:烧掉17亿美元,硅谷10家明星初创公司是如何倒掉的|硅谷|初创公司|融资

   美股行情中心 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一批创业公司崛起的背面,是另一批创业公司的倒下。

  近日,美国网站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盘点了2017年死掉的10家硅谷明星初创公司,它们获得的风险投资额总计高达16.95亿美元,但它们没能挺过2017年。

  这些公司里,有红极一时的智能可穿戴设备品牌Jawbone,也有争议不断的果汁机公司Joicero,引发多起重大校园霸凌与威胁案件的匿名社交平台Yik Yak。

  这些曾经走俏的创业公司倒闭的原因各不相同。

  Jawbone(1997-2007年6月)与竞争对手陷入诉讼战

  资金筹集10亿美元,最高估值30亿美元。

  Jawbone是可穿戴设备的先驱,2015年曾经以2100万台设备的销售量名列世界第一,排名小米和苹果之前。最著名的产品包括防水运动手环、蓝牙耳机和便携扬声器。

  据科技网站The Verge 7月报道,Jawbone公司自从2016年起诉竞争对手Fitbit盗窃商业机密后,漫长的诉讼战打响,公司陷入了财政困顿,由此引发了服务质量下降、库存减少、主要管理层离职等一系列问题。2017年7月,Jawbone进入了清算程序,公司创始人兼CEO(首席执行官)Hosain Rahman创立了一个新公司,叫做Jawbone Health Hub,它还会继续售卖Jawbone原先的产品。

  Juicero(2013-2017年9月)名不副实,成为笑话

  资金筹集1.185亿美元,最高估值2.7亿美元。

  智能榨汁机Juicero从2013年开始发起众筹,直到2016年产品才问世。这台可连接wifi的智能榨汁机,不能直接压榨蔬果,只能从公司出品的特定蔬果包中挤出果汁,刚出品时的机器价格高达699美元一台(不含税),每周蔬果包费用29.99美元。彭博社2017年4月发现,这些蔬果包用手也能一样挤出果汁,而且比机器挤得还快一点。此事曝出后,公司新一轮融资失败,从此再也没有从财政困境中走出。

  Raptr(2008-2017年9月)没跟上时代

  资金筹集4400万美元,最高估值1.7亿美元。

  Raptr是游戏玩家之间的社交平台,它能够追踪玩家和朋友们都玩了什么游戏,并且让在线多人游戏更简单。但越来越多的公司提供了类似的服务之后,Raptr失去了竞争力。公司CEO Dennis Fong在官网宣布关闭时称,“世界和Raptr刚启动时已经不一样了,很多公司也提供了游戏优化器,用一个独立的平台提供游戏优化已经不再必要。”此外,Business Insider的报道中还称,2016年,公司失去了和芯片制造商AMD的合作关系,AMD的图像软件中不再捆绑Raptr的app,从此Raptr关张已经只是早晚的事。

  Yik Yak(2013-2017年4月)发生多起校园霸凌与威胁案件

  资金筹集7300万美元,最高估值4亿美元。

  Yik Yak是一个匿名社交平台,但近几年来它深陷于多件校园霸凌与威胁的丑闻之中,而app的隐私权政策又令校方在没有法庭命令、传票或搜查令的情况下无法调查发布威胁言论的用户身份。纽约时报2017年5月的报道称,其“与欺凌、歧视言论、炸弹与枪支暴力的威胁相伴”,并引用律师Debra Katz的评价称,“对极端仇恨言论缺乏应对、无力控制,是最终导致这个app失败的原因。”Yik Yak于今年4月宣布了倒闭。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以1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它的工程师团队。

  Beepi(2013-2017年2月)服务太差

  资金筹集1.5亿美元。最高估值5.6亿美元。

  Beepi是一个二手汽车互联网交易平台,关闭的原因是缺乏运营所需的现金。曾经Fair.com和二手车交易商DGDG曾经考虑过并购Beepi,但最终两桩交易都没能达成。Beepi不得不将自己拆分销售,用以偿还负债。据科技网站TechCrunch评论,Beepi是教科书式的失败案例,初创公司因一个好点子发展壮大,却最终坏在执行上。二手车通过Beepi平台销售,绕过赚取差价的中间商,由Beepi直接交付新买家。本来客户服务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卖点,但Beepi这一点做得很差。

  Hello(2012-2017年6月)产品功能性不强

  资金筹集4000万美元,最高估值3亿美元。

  Hello是睡眠追踪感应设备Sense的制造商,这台设备不需要将设备戴在手腕上,通过一台置于屋内的设备,加上一个放在枕头中的小感应器,就能够追踪用户的睡眠模式。据科技网站TechCrunch评论称,睡眠追踪近年来成为了大量健身与健康类软件的附加功能,甚至苹果iOS系统中也内置了“睡眠分析”功能。从硬件的角度来说,Hello也面临了语音驱动家居助手,如亚马逊的Alexa,谷歌的Google Home的巨大挑战。公司最终没有找到买家接盘,于6月宣布关张。

  Doppler Labs(2013-2017年11月)产品性能不佳

  资金筹集5100万美元,最高估值2.35亿美元。

  Doppler Labs最出名的产品是Here One无线耳机,它曾经是苹果的AirPods、谷歌的Pixel Buds无线耳机的早期竞争对手。卖点是自己的智能耳机能够随着周围环境更改用户体验,隔离噪音的同时,用户依旧能听见旁边对话的人声。据Wired 11月的报道,除了资金筹集不足之外,Here One的电池只能在扩音功能中勉强撑够3小时,听音乐续航不足2个小时。公司最终只卖出了25000副Here One耳机,于2017年11月宣布关张。

  Luxe(9月被沃尔沃接盘)不适应社会现状

  资金筹集7500万美元。最高估值超过1.1亿美元。

  Luxe这个APP提供泊车服务。用户通过app定位地址后,泊车员会前来把车开走去停车场停泊,并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将车交回给用户。由于市中心的停车场资源稀缺,公司于2017年4月关闭了app,停止了点对点停车服务。但随后,由于一直有如Uber这样的大公司想要并购Luxe的传言流出,所以Luxe一直还保持热度。2017年9月,瑞典汽车生产商沃尔沃最终决定并购Luxe。虽然交易还没完成,但这对Luxe的投资者来说无疑是利好消息。

  Quixey(2009-2017年2月)无法盈利

  资金筹集1.33亿美元。最高估值6亿美元。

  Quixey是一个能让用户找到不同APP中所需信息的移动设备搜索引擎,它倒闭的原因是公司从未找到稳定的收入来源。早在2016年8月,CNBC就报道称,Quixey中2015年获得来自包括阿里巴巴和软银的6000万美元融资后还不到一年,就又向债务市场借款3000万美元。CNBC认为,这是初创企业的普遍做法,以避免自己的普通股股价比前一轮融资中更低。最终Quixey还是没能再获融资。美国网站The Infomation于2017年3月报道,阿里巴巴的一位发言人称,“我们曾经是Quixey及其创始人最大的财务支持者,但不幸的是,公司的发展不达预期,董事会决定终止这项生意。”

  Maple(2014-2017年5月)无法盈利

  资金筹集2900万美元,最高估值1.15亿美元。

  Maple是基于纽约的外卖服务,在今年5月创始人及大厨David Chang离职之后关门。据美国网站Quartz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Maple负债约1000万美元,并且无法从每份订单中盈利。Maple以每单外卖中赠送一块甜饼干闻名,但公司财政出现问题后,Maple把真的饼干换了饼干照片的广告页。公司的部分团队现在并入了英国的外卖服务公司Deliveroo。

  Sprig(2013-2017年5月)无法盈利

  资金筹集5700万美元,最高估值1.1亿美元。

  Sprig是另一个基于旧金山的外卖服务公司,提供高端餐食。Sprig承诺餐食使用本地食材,15分钟之内送达。Business Insider称,它的商业模式与其它相对低档的竞争对手相比,显得不可持续。在Sprig的网站上,创始人兼CEO Gagan Biyani写道,“自己生产食物十分复杂,同时还要大规模派送,对公司是一个挑战。”

责任编辑:李园

评论: